新聞動態
聯系我們
行業新聞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中國財經網報道:盛運環保16名董監高被罰 46億債務壓身

來源:??????2019/11/12 9:42:31??????點擊:

中國網財經11月8日訊(記者 李冰巖)11月8日,盛運環保(300090.SZ)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安徽證監局的《處罰決定書》,因公司存在年報虛假記載以及未按照規定披露擔保事項、控股股東關聯方占用資金以及債務逾期情況等違法行為,盛運環保被安徽證監局頂格處罰60萬元,公司實控人開曉勝被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主營固廢垃圾焚燒處理及垃圾發電的盛運環保,在上市之初業績談不上靚麗但也算穩定,2015年公司迎來高光時刻,營收和凈利潤達到上市以來的最高峰。

但自2018年4月公司第一大股東兼董事長開曉勝宣布辭去董事長開始,盛運環保的問題便接踵而至的暴露在投資者面前。一方面,上市公司不斷發布涉及欠款訴訟、擔保訴訟、銀行賬戶被凍結、股東股份被輪候凍結的公告;另一方面,上市公司持續巨虧且大量債務逾期,目前,盛運環保的市值僅剩其逾期債務的40%,公司面臨退市及破產清算的風險。

違法事實查明 盛運環保遭頂格處罰

根據11月8日的公告,盛運環保收到安徽證監局下發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及市場禁入決定書,公司及時任董監高共16人皆被給予警告,并處以3萬元至60萬元不等的罰款,其中實際控制人、時任董事長開曉勝被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按照安徽證監局下發的行政處罰決定書,盛運環保存在四個方面的違法事實。

一是盛運環保2016年度報告少計資產、負債9.78億元,存在虛假記載。

截止2016年12月31日,盛運環保及其13個子公司名下23個銀行賬戶未納入財務核算,借方發生額累計74956.9萬元,貸方發生額累計74915.85萬元。

二是盛運環保未按照規定披露2014年至2018年發生的對外擔保事項,導致2014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存在重大遺漏。

經查,盛運環保于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期間發生52筆對外擔保事項,對外擔保金額合計39.07億元,主要是為盛運環保子公司、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子公司參股企業提供擔保,但未及時對外披露。

三是盛運環保未按規定披露控股股東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資金的關聯交易事項,而其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累計金額達20.49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38.6%。

四是盛運環保作為債券發行人,在公司債券私募債15盛運01、16盛運01、一般公司債17盛運01存續期間,發生了12筆其他對外債務到期未能清償的情形,未按有關規定履行逾期債務信息披露義務。

盲目擴張導致資金鏈斷裂

盛運環保于1995年創立,主營業務是固廢垃圾的焚燒處理及垃圾發電,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2015年之前,盛運環保的業績談不上靚麗,但也算穩健。

2015年,是盛運環保的轉折年,當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6.4億元,凈利潤高達7.4億元,這一數據遠超公司前幾年的凈利潤之和。但盛極必衰,盲目擴張之后,盛運環保迅速走下神壇,并陷入瀕臨破產的窘境。

根據盛運環保歷年的財報數據顯示,2016年,公司凈利潤由最高點的7.4億元斷崖式跌至1.19億元,2017年公司由盈轉虧,且虧損數額高達13.18億元,2018年虧損繼續擴大至31.12億元,截止2019年三季度,公司虧損2.76億元。


公司業績出現急轉直下,還要從公司的轉型開始說起。

上市之初,盛運環保主營輸送機械產品和環保設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產品為帶式輸送機和干法脫硫除塵一體化尾氣凈化處理設備。2012-2014年,盛運環保分三次收購了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環保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科通用)100%股權,開始轉型垃圾發電領域。

2014年年底,公司將持有的盛運重工70%的股權、新疆煤機60%的股權和部分輸送機械相關資產作價3.42億元出售給剛成立不久的關聯方還是潤達機械。2017年3月,公司將盛運重工剩余25.78%的股權以1.06億元的價格轉讓給了潤達機械,徹底剝離了輸送機械業務,開始專注垃圾焚燒領域。

然而,國內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基本上是采用BOT模式建設,工程的建設需要多項審核和批準,項目開工的前期時間長,且投資規模巨大,回收周期長。在完成中科通用的收購之后,盛運環保開始在全國范圍內大力發展垃圾發電項目,據悉,盛運環保在2016、2017年年間,公司平均1個月能簽下約2個項目。盲目借債擴張,占用了上市公司大量的資金。

圍繞垃圾發電項目,盛運環保在2016年初定向增發募集了18.32億元,用于償還借款和補充流動資本;此外,公司短期借款從2015年年初的7.67億元增加至2018年年底的12.55億元,長期借款從7億元增加至2018年年末的10億元。

截止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已經高達103.89%。


債務逾期、資金凍結 盛運環保瀕臨破產

高速擴張之后,公司的危機開始蔓延式爆發,高管紛紛離職、拖欠員工工資、到期債務未獲清償、銀行賬戶凍結,于此同時公司開始自救,擬以156億元賣身川能集團,然而事與愿違,最終的結局是“終止并購工作”。

2019年以來,公司經營狀況持續惡化,由于陷入較大債務危機,流動性嚴重不足,公司項目建設基本處于停頓狀態,經營十分困難。

11月7日,盛運環保公開了其銀行賬戶被凍結進展和債務未清償的數額。公告顯示,截至目前,公司累計被凍結賬戶117戶,累計申請凍結金額31.66億元,累計凍結賬戶賬面余額4427.98萬元,公司被凍結銀行賬戶尚無新的解凍情況。同時,公司到期未清償的債務共計46.73億元。

截至2018年度報告期末,公司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盛運環保資金16.56億元,經營性占用資金4.85億元,合計21.41億元;其他非關聯方共計占用公司資金15.46億元。但截至2019年10月底,以上款項均未清償,實控人開曉勝也未代為清償。

盛運環保還有違規擔保金額為21.23億元,直至目前尚未解除。

泥足深陷的盛運環保因為2017和2018年公司已經虧損兩年,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依然有2.76億元的虧損,扭虧的難度十分大,公司很可能因為連續三年虧損而面臨退市風險。此外,盛運環保的凈資產也由正轉負,截止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其凈資產為-3.99億元,相比2018年末下降329.08%。公司也可能因為凈資產為負面臨退市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