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聯系我們
行業新聞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政策與市場需求雙重加持 水環境綜合治理大勢所趨

來源:??????2017/9/4 7:54:46??????點擊:
  在政策驅動和需求升級的雙重加持下,單體項目治理時代退出歷史舞臺,水環境綜合治理大勢所趨。盡管缺乏系統思維和頂層設計,水環境綜合治理市場空間體量仍在急劇放大。在系統思維的指引下,通過多專業融合、多技術手段應用、多部門協同,統籌解決水資源問題。
 
  傳統思維模式下治水工程以碎片化的工程項目為主,在系統思維下,城市水綜合管理被賦予新鮮血液,按海綿城市理念將“山水林田湖”作為生命共同體和完整系統,實現保障水安全、治理水環境、涵養水資源、改善水生態。水環境治理系統思路應以流域水環境質量為目標,以問題為導向,以污染總量控制為依據,以實施排污許可手段,并行風險控制。
 
  “今年,我們將共同迎來一場水環境領域的驗收考試,在‘水十條’落地實施的關鍵節點,在政策驅動和需求升級的雙重加持下,單體項目治理時代退出歷史舞臺,水環境綜合治理大勢所趨,萬億級市場空間即將釋放。”在近日召開的“2017(第九屆)上海水業熱點論壇”上,國家環境保護技術管理與評估工程技術中心副主任張麗珍如是說。
 
  事實上,傳統環保產業地位是比較尷尬的。此前國家發布的“水十條”規劃提出城鎮污水治理、污泥處置、再生水利用、農村污水處理等九個內容,都是傳統產業內容,支撐空間小,環保行業想成為支柱產業仍然是個未知數。
 
  不過,在國家環保技術管理與評估工程技術中心主任王凱軍看來,環保產業仍然有很多機會成為支柱,目前機遇和拐點已現,水環境綜合整治將承載發展使命。
 
  缺少頂層設計
 
  在我國,與水污染治理相關的行動計劃非常多,但水環境治理的頂層設計究竟是什么?目前還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
 
  上世紀70年代,美國就作了詳細的城市水環境治理頂層設計。1972年,美國將《水污染防治法》改為《凈水法案》,并提到1983年以前實現可漁、可游、可獵的國家水質目標,在后來修訂的法案中,又明確地下水水質目標就是生活飲用水水質標準,即美國地下的每一滴水,都可以隨時取來飲用。
 
  “美國水體可以飲用,也可以游泳以及垂釣,這是公眾的權利。綜合以上可以看出,美國的整個水環境治理是有明確頂層設計的。”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王洪臣說,“我國雖然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制定了多項行動計劃,也大大推進了我國水污染防治的綜合進程,但依然缺少頂層設計。”
 
  王洪臣指出,城市水系統包括城市供水系統、城市污水系統、城市雨水系統和城市水環境,供水系統相對獨立,所以城市水系統的問題主要體現在,城市雨水系統和污水系統的交織,高度干擾并影響著城市水環境。
 
  “我們到底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城市水環境,從質量角度看,有不黑不臭、可漁可游、人水和諧,以及地表水質V類、IV類、Ⅲ類劃分等標準。從體量角度看,到底多大合適?也沒有明確的準則。”王洪臣說。
 
  缺乏系統工程
 
  “現在中國不缺錢、地、人,但是為什么水環境問題解決不了?目前水環境綜合治理面臨最大的問題是什么?”北京清控人居環境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長潘文堂拋出的問題讓人深思。
 
  答案就是缺乏系統工程。“比如很多買來的鮮花拿回家養幾天就死了,原因就是沒有根!系統就像花的根,如果不在前期把系統問題解決掉,這個花是遲早枯萎的。”潘文堂說。
 
  目前,大部分地區水環境整治都是采取行政區域逐級下分,以單條河道為單位進行單獨治理,缺少對區域水系上下游等綜合因素進行統籌規劃。然而,健康的水環境是一個連通的有機整體,所謂“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如果單純以河道為單位進行治理,只是揚湯止沸。
 
  從整個水環境綜合治理的角度來看,首先要基于空間和時間的要求,找出問題,由于每個城市的問題不同,不能用同一種方法治病。對于系統解決方案,潘文堂指出,目前國內很多項目基本上都是邊施工邊設計,更多的是工程化,而不是按照一個既定的策略分期實施。
 
  “工程化就像汽車的發動機一樣重要,但是只有發動機是不行的,我們需要的是整輛車,也就是系統解決方案。”潘文堂說。
 
  張麗珍也表示,當城市污水處理逐步進入整合精細管理階段,當PPP項目績效考核約束趨嚴,系統化思維下的技術支撐日趨重要。
 
  拐點顯現
 
  盡管缺乏系統思維和頂層設計,水環境綜合治理市場空間體量仍在急劇放大。“十二五”期間,我國污水處理規劃投資4300億元,全國累計建成污水處理廠3802座。2016年度,全國環保企業水環境PPP項目投資總額約達2667億元。
 
  “毫無疑問,我國水污染控制正處于重大戰略轉折期,是污染控制的拐點。”王凱軍認為,這種拐點主要體現在水污染控制主戰場逐漸由點源控制向流域綜合整治方面轉變。最為重要的是由被動污染防治,轉變為主動生態恢復和建設。這種拐點為我國的水處理行業發展帶來新契機。
 
  上海市政總院研究院院長鄒偉國表示,傳統思維模式下治水工程以碎片化的工程項目為主,在系統思維下,城市水綜合管理被賦予新鮮血液,按海綿城市理念將“山水林田湖”作為生命共同體和完整系統,實現保障水安全、治理水環境、涵養水資源、改善水生態。
 
  鄒偉國表示,水環境治理系統思路應以流域水環境質量為目標,以問題為導向,以污染總量控制為依據,以實施排污許可手段,并行風險控制。
 
  另外,系統思維下的環境治理技術也在發生轉變。鄒偉國表示,治理范圍從局部水環境治理到城市流域綜合治理方向轉變;治理重點從點源治理到城市面源污染治理轉變;治理思路注重因地制宜、因河施策,技術措施方面向標本兼治思路轉變;治理技術措施到強化源頭控制、過程、末端相結合的系統治理思路轉變,采用綠色與灰色相結合、工程與非工程措施相結合。
 
  最后,鄒偉國總結,在系統思維指引下,城市水管理以流域為對象,以問題及目標為導向,可突破以往“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界限,通過多專業融合、多技術手段應用、多部門協同,統籌解決水資源問題。